干针之争:安全施针何去何从?

Author: 
姚浩荣
07/07/2016
  
     使用针灸针为患者解除病痛一直都是针灸师的职责。曾几何时开始,物理治疗师也在开始使用实心毫针给患者治疗。当你很诧异的问道:你们是在使用针灸治疗吗? 他们会回答说:不,这是干针。假如你说:这是将实心毫针刺入皮肤的治疗行为啊,这难道不需要经过几千小时的专业培训吗?他们会回答说:或许吧,但我们只是 需要几十个小时周末的时间上上培训课就可以了。
  当美国的针灸界默默地容忍这一乱象时。物理治疗师团体已经开始在全美各州攻城略地了。人为地创造一个词汇只是第一步。而下一步则是在把针灸治疗分割并纳入自己执业范围的行动。他们具有22万人的庞大执业团体(相比之下,针灸师只有3万5千人)。在其强大的攻势下。他们在12个州以及华盛顿特区相应取得了行政或者法律上使用干针的合法地位。[1](见图1)
  物理治疗师使用干针的危害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患者无从鉴别。假如患者想从网上获取“干针”的信息。你会发现,网络上已经是铺天盖地“干针”的宣传。假如您 是患者,现在给您三个选项:1、去针灸师那里进行针灸治疗;2、去物理治疗师那里进行手法治疗,3、去物理治疗师那里同时进干针及手法治疗。您会怎样选 择?答案是显见的。而当患者躺在物理治疗师的治疗床上的时候,他(或她)是无从知道拿着针进行治疗的这位理疗师到底经过多长时间的训练,更不知道所谓的 “激痛点”和“阿是穴”其实是一回事,也不可能知道自己即将蒙受怎样的风险。所有针灸界在施针安全上的训练、培训和一切的努力,在物理治疗师拿起针灸针的 那一刹那,已经化为乌有了。患者或许更关心的是,同时可以进行两种治疗所得到的实惠。
  不得不承认,创造“干针”这个新词汇是一个很聪明的小手段。既可以用于掩盖事实,也可以用于钻法律的空隙。然而对于针灸师而言,这却是深深的无奈。这 好比如,您有一个漂亮的花盆放在院子里。然而有一天邻居说:不,这不是花盆,这是装花器皿。花盆是你的,而装花器皿则是我的了。OK,你可以申辩,给你5 分钟,你倒是证明一下“花盆”和“装花器皿”是一回事啊。你看,进攻方和防守方已经悄然转变。
  然而,干针并不复杂,看其实质,你会发现干针针具便是实心毫针,实际上他们大部分人使用的/购买的就是针灸针;而“激痛点”的实质则是针灸中的“阿是 穴”。干针疗法本身就是侵入性的治疗手段,而非手法治疗。对此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发表了声明,认为:“干针”是中国针灸疗法的组成部分,“干针”不可能 脱离中国针灸医理而独立发展。[2]
  “干针”实为针灸疗法之一,其应用已经超过2000年的历史。最早见于《黄帝内经》的记载: “以痛为腧”。 “以手疾按之,快然乃刺之”。而到了唐代,这“以痛为腧”又得到进一步完善。孙思邈之《备急千金要方》:“有阿是之法,言人有病痛,即令捏(掐)其上,若里(果)当其处,不问孔穴,即得便快成(或)痛处,即云阿是,灸刺皆验,故曰阿是穴也”。 可见疼痛点或者触痛点的针刺治疗,在针灸史上已经有漫长的历史。
  可以这么说,美国针灸界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为了保障美国民众的在接受施针治疗时的安全和疗效,全美数十个针灸团体和学校联合起来并迅速成立全美职业针灸 安全联盟(AAPAS),以协调全美各州反对非法从事干针(以”干针”为名非法从事针灸)的政治和法律行动。该联盟主要是反对在没有经过充分的系统教育与 临床训练并获得相应针灸治疗许可的情况下进行施针行为。
  联盟成立以来付出了艰苦的努力,也获得了一个个的胜利。先后争取到世中联、世针联对 “干针”事件发表声明;积极行动反对物理治疗师在华盛顿州立法让他们做干针合法化,终于在2016年4月15日, 华盛顿州总检察长(AG)对干针是否属于物理治疗师的行医范围之事作出公开裁决(opinion): 干针不在该州物理治疗师的行医范围内。[3] 联盟在发动支持堪萨斯州的针灸立法行动也获得了成就。
  2016年6月15日美国医师(西医)协会在年会的最后一天做出说明:”经我们美国医学协会认可,干针作为一种侵入性治疗维持方式,其操作只能由经过标准培训与熟悉常规使用针具的医师如执照西医医师与执照针灸医师来执行。”[4] [5]  相信这是美国医师协会意识到物理治疗师进行干针治疗问题的严重性而做出的说明。物理治疗师在缺乏专业训练的情况下对患者进行施针治疗,存在诸多安全隐患。 这次说明对目前非法从事干针的混乱局面而言,可以说是一次及时的刹车。而对于正在为合法安全施针治疗苦苦努力的针灸界而言,则是一次阶段性的重大胜利。这 在未来的法律行动中提供了有力的依据。
  然而,未来情况仍然严峻。在没有正式的法规明确物理治疗师是否可以从事干针的州(见图1灰色部分),物理治疗师团体仍然继续侵蚀针灸界合法的地位。
  在这一场“干针之争”中,没有哪一个针灸师可以置身事外。基于对我们职业的尊重,基于对我们曾经为安全施针所做的一切辛劳的尊重,基于对美国民众接受 施针时安全的考虑,我们都应该团结起来。反对一切没有经过系统培训以及获得针灸许可的施针行为。热心为此做出努力的美国中医界的人士可以关注我们的网站以获取更多信息。
 
参考文献
 
 

©本文版权属于全美中医药学会(ATCMA),转载请注明来源。